•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东坡文廊
父亲的书柜
添加时间 : 2018-6-16 14:21:58
作者 : 叶丹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父亲不是文化人,但却收藏了满满一柜子的书。记忆中,在我上小学前,父亲是从不让我乱动他的书的。那些书,就是父亲眼里的宝贝。常常在我半夜醒来,看见父亲还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书。自那时候起,书,便成了我小小心灵中一个很神秘,很有吸引力的东西!“等我会认字了,我一定要看完父亲所有的藏书!”

        小学二年级,父亲第一次从他的书柜中拿了一本书送给我。那是一本新编的《辞海》,墨绿色的硬壳封面,烫金的大字,一翻开,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油墨清香。“好好读书,不认识的字它可以教你,等你把字认全了,我再给你看别的书。”父亲拿起钢笔,在扉页上写下我的名字,怕我弄丢了,又在书侧页边上再写一遍:“好了,这样擦不掉也撕不掉了!”接过书,我如获至宝。一寸多厚,几斤重的词典,我天天白天背到学校,晚上睡觉放枕边。有了这本《辞海》,父亲又帮我订阅了《小学生天地》和《学与玩》。遇到不认识的字和不懂的词,就借助它来查阅。慢慢的,我认识的字越来越多,阅读能力也大大提高。到二年级暑假,我已经可以独立看完《365夜故事》《安徒生童话》这些书了。大量的课外阅读,也让我的语文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四年级的时候,我拿着期终考试99分的语文试卷给父亲,父亲只说了一句话:“还是要多看书!”寡言的父亲用一本《辞海》成功引领了我遨游书海的兴趣和能力。

        初中时候,青春期的叛逆一度让我不再听从父亲的安排来读课外书了。那时候,班上的同学迷书的有两大派:女生迷琼瑶,男生迷武侠。而生性如“野小子”的我,不可自拔的迷上了武侠。我知道父亲的书柜中有大量的武侠小说。当然,那时候父亲是不允许我看的。于是我只能偷偷看。晚上等父亲睡下了,躲在被子里看。记得《天龙八部》《雪山飞狐》《护花铃》《云海玉弓缘》都是我躲被窝里看的。后来就干脆把书偷到学校去看。《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陆小凤》《香帅传奇》,父亲的武侠小说被我偷偷看了个遍。直到有一天,我上自习课看《大唐游侠传》被语文老师发现,没收了书,还告知了家长。一向和善的父亲第一次冲我发了火:“让你读书不是让你什么书都看的!从现在起,不准你碰我的书柜!”父亲当着我的面撕毁了那本《大唐游侠传》,再把书柜里所有的武侠小说全部锁了起来。一并锁上的,还有我悄然破碎的武侠梦。但现在想来,我很庆幸当年没有选择琼瑶而选择了武侠。因为武侠影响了我青春期的性格,让我能从容笑对生活中的一切起伏和挫折,宠辱不惊。

        那个年代流行“子承父业”。初中毕业后,作为长女的我,自然而然继承了父亲的专业,上了财税学校,学习会计专业。父亲的书柜又一次对我敞开。《会计基础》《会计理论与实践》《事业单位会计实务操作》等专业书籍又成了我的辅助学习工具。放假回家,父亲还跟我探讨一番。得益于父亲的这些辅助,在同学们眼里看来很枯燥也很难懂的会计课对于我来说相对轻松很多,于是原本三年完成的学业,我提前一年进入了实习期,到父亲所在的单位实习。一年后正式成为一名财政工作者。

        上班后,父亲的藏书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阅读需求了!加上经济的独立,让我的阅读相对自由了起来。我开始添置自己喜欢的书目。《鲁迅小说全集》《朱自清散文》《唐诗百家》《宋词鉴赏》,还有《三十六计》《孙子兵法》《狼图腾》,再后来,又淘回了《人性的弱点》《哈佛家训》《红与黑》。妹妹上高中后带回了《红楼梦》和《茶花女》……尽管添置的书很多,但我都不愿意将它们另置它处,而是把这些书都放进了父亲的书柜。仿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每次打开书柜时,始终保持着那份阅读的初心。

        如今,我的女儿也上小学了,如同当年父亲对我一样,我也给她买回了《弟子规》《三字经》《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等儿童读物,我希望她也能自小养成阅读的好习惯。而这些书,同样也被整齐地摆放在父亲的书柜里。


        (编辑:白楚云)

黄冈日报社(WWW.HGDAILY.COM.CN)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鄂ICP备09017284号-3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